日本著名影星高倉健因患惡性淋巴瘤,於11月10日凌晨在東京一家醫院去世。 (新華社記者 馬平/圖)
  高倉健所塑造出的“硬漢”形象,讓當時不少中國女性喊出“尋找高倉健”的呼聲,一時間,高倉健成為當時中國女性尋找伴侶的一道標桿。
  當時還是個年輕小伙子的張藝謀,在看到“杜丘(高倉健飾)”之後,也開始豎起衣領、經常沉默,並且毅然辭去棉麻廠工作,考進北京電影學院。
  “知道”帶你走近“鐵骨柔情”的日本演員高倉健。
  一次高倉健在記者招待會被問“什麼是人生的幸福?”他回答,當觸摸到人的善意和溫情的時候,高倉健最後談到,請去遇見會讓你不忍離別難捨難分的人。
  2014年11月10日,日本著名男演員高倉健因惡性淋巴瘤去世,享年83歲。
  高倉健,原名小田剛一,1931年2月16日出生於日本福岡縣中間市,1955年以東映第二期的新人身份,踏入電影圈。
  畢業於明治大學商學部的高倉健出道甚早,1956年憑藉電影《電光流星空手打》嶄露頭角。他曾以《幸福的黃手帕》、《遠山的呼喚》、《驛STATION》等作品拿下多次日本電影金像獎男優賞,一系列的東映俠客電影,更是將他推向事業高峰。“笨拙、沉默、禁欲……陰沉著臉一心一意地埋頭塑造有情有義的硬漢”,這是日本媒體對高倉健最多的評價。
  1976年,他與原田芳雄合演的《追捕》,更是造成轟動。高倉健在片中眼戴墨鏡、身穿高領風衣的鐵漢形象,深入人心。
  對於晚近的高倉健,最為人稱道的代表作是1999年的《鐵道員》,他將劇中那個在北國堅守崗位、鞠躬盡瘁的幌舞站站長刻畫得入木三分;2005年,他應邀出演張藝謀的重要作品《千里走單騎》。
  高倉健生平最後的一部電影作品是《致親愛的你》。在他演藝生涯58年間,共計出演電影205部,1998年被授予紫綬褒章,2006年被選為文化功勞者。
  2013年11月3日,高倉健在日本皇宮接受天皇親自頒授文化勛章,成為第一個得到日本文化勛章的電影演員。高倉健曾激動地說:“我真正感覺到,生為日本人很幸運,我非常高興;同時作為電影演員,我也感到責任重大,現在只希望我不會有辱這個獎項。”
  高倉健曾提及自己的童年,指父親早年曾到中國從事礦坑管理的工作,母親因而必須獨自照顧4個孩子。那時,年紀尚小的他也許不曾想到,自己日後會與中國產生千絲萬縷的聯繫。
  1976年,高倉健主演佐藤純彌導演的《追捕》,中國觀眾一下子就記住了高倉健。他在裡面飾演了檢察官杜丘:刀削般的臉龐、豎領子的風衣、凜冽的眼神……高倉健由此成為了億萬中國觀眾的首席日本偶像。
  高倉健所塑造出的“硬漢”形象,讓當時不少中國女性喊出“尋找高倉健”的呼聲,一時間,高倉健成為當時中國女性尋找伴侶的一道標桿。
  當時還是個年輕小伙子的張藝謀,在看到“杜丘”之後,也開始豎起衣領、經常沉默,並且毅然辭去棉麻廠工作,考進北京電影學院。
  據張藝謀回憶,早在拍攝《英雄》時,張藝謀就向高倉健發出邀請,請他出演李連傑的那個角色,可老爺子說:“這不是我想演的電影,我是想表達人與人之間的那份情感,這種打打殺殺的,雖然有很豪華的大場面,但我不感興趣。”
  後來張藝謀用了五年半的時間找尋到能打動高倉健的題材———《千里走單騎》。這部文藝片最終成就了他和高倉健的合作,圓了他青春時期的夢想。據高倉健敘述,是張藝謀那句“我不是世界第一的導演,但我自信是世界上最拼命的導演”,給自己留下了很深的印象。
  日本NHK電視臺跟蹤採訪了高倉健在拍攝《千里走單騎》外景時的全部經歷,製成一部名為《紐帶——高倉健所遇見的中國人》的紀錄片。紀錄片披露了高倉健孤身深入中國內地,用心與中國人交流的經歷。給“阿健”配戲的幾乎全是當地村民,他們演繹的都是自己真實的生活。由於地處三峽庫區,這條村子最後會被淹沒。可村長接受採訪時說:“即使村子將來被淹沒在水庫里,數百年之後,人們仍然可以通過這部電影瞭解這個村子,也能知道高倉健曾經到這裡拍過電影。”
  2005年《周刊朝日》刊出了高倉健的訪談錄——《我為何主演中國電影》。高倉健把主演《千里走單騎》的動機歸結為導演和影迷,表示中國影迷令他非常感動,不斷給他來信,數量多得難以置信。其中他對一位上海女大學生的一首詩印象最深:你如果是獵手,我願讓你的弓箭,穿透我的胸膛。
  以下是高倉健的著名電影介紹:
  《追捕》(1976)
  ——為人正直的檢查官杜丘(高倉健)被人控告犯有搶劫、強姦罪,自知清白的他為了洗清冤屈,開始了一邊躲避警察追捕、一邊查找事實真相的逃亡。
  途中,杜丘於山中冒險救下牧場主的女兒真由美(中野良子),兩人生出真情。在真由美及其父親的幫助下,歷盡艱險的杜丘終於撥開重重迷霧,在一家精神病院,他找到了誣告自己的橫路進二,但對方已神智不清。為了將其中隱情一一揭出,杜丘裝病住進這家醫院,開始小心翼翼的調查求證,巨大的政治陰謀遂即浮出水面。
  《追捕》於1978年引進中國電影市場,是文革後登陸中國的第一部外國電影,扣人心弦的故事情節、充滿懸念的結構安排使這部影片大受歡迎,還衍生了無數與《追捕》相關的文藝作品。
  《遠山的呼喚》(1980)
  ——寒冷偏遠的北國,人們祖祖輩輩生活於此。在這片純然且嚴苛的土地上,盛開著一朵來自他鄉、柔弱而又堅強的鮮花。她叫風見民子(倍賞千恵子 飾),早年不顧家人的反對,決然跟隨愛人來到北國經營農場。數年前丈夫撒手人寰,民子既要繼續支撐農場,又要撫養兒子武志(吉岡秀隆 飾),個中艱辛誰人知。某天,一名沉默寡言有著堅毅面龐的男人路過農場,他去而復返,懇請民子留他在這裡幫工。雖則顧慮重重,但是民子還是收留了這個名叫田島耕作(高倉健 飾)的男人。耕作背負著不堪迴首的過去,在這個遠離城市喧囂的偏遠所在,他全身心地投入勞作,既與武志結下深厚的友情,也贏得了周圍人的信任。他的堅毅也慢慢開啟了民子的心門……
  本片為“民子三部曲”的最後一部,前兩部為《家族》和《故鄉》。
  《車站》(1981)
  ——講述一個鐵血警官的心路歷程。 射擊高手英次在北海道某火車站當刑警,他發現妻子輕佻放蕩,遂離婚,其教練相場在火車站被犯人暗殺,英次奉命追趕,發現疑犯告松,在當地警察及告松之妹玲子的幫助下,英次逮捕了告松,英次歲末回家時,受到玲子的接待,並與酒吧老闆娘桐子相愛,後發現桐子情夫森岡才是真正的元凶,一個月後,英次將拒捕的森岡擊斃,桐子卻一反常態,行同路人,英次感慨不已,登上回北海道的列車,途中與玲子相遇,二人親密在一起……
  《南極物語》(1983)
  ——日本南極科考隊在南極過了一個冬天。其間,三名隊員帶著十五隻庫頁犬,到南極內陸的一個什麼山上考查。回來的路上遇到大霧,隊員全得了雪盲。在離基地還有幾十公里的地方,他們把兩隻狗放開,讓狗找路回基地叫人來接他們。兩隻狗帶來來基地的人和車,他們安全回來了。
  過幾天,停在海邊的科考船派飛機把基地的人接到船上,臨走時,高倉健等人把狗栓牢。準備移交給第二批隊員。 但是,天氣轉壞,計劃改變,全體成員退回公海並回國。狗們被遺留在基地。高很痛苦,要求回基地帶狗上船或回去毒死它們。但是情況緊急,只好放棄。二十來只狗有七八隻掙脫了,在冬季的南極荒野上覓食求生。狗們陸續地死去。 回到日本,高因為內心歉疚辭職了。一年後,科考隊再回南極,高在基地看到活下來的唯一兩隻狗,大郎和二郎,就是帶來援兵救了他們的兩隻狗....。.
  《情義知多少》(1989)
  ——有錢的門倉常造訪地位低微的水田,對其妻子阿民關懷備至;阿民也處處為門倉著想。水田深諳友人心事,只一笑置之。一天,門倉改變以往和藹態度,在酒會上對老朋友冷嘲熱諷,當眾奚落水田。水田怒氣衝衝,揮袖離去。門倉失去摯友,仍儘力為水田女兒裡子撮合戀情。那刻,阿民綻放笑容,因為,門倉早已融入水田家,不能分離……
  本片獲第13屆日本電影學院獎最佳影片提名。
  《鐵道員》(1999)
  ——幌舞作為煤礦產地曾繁華過,無奈現今人口衰減。幌舞支線也決定即將廢線,停止使用。佐藤乙松(高倉健飾)是北海道地方支線幌舞車站的站長,乙松每天得獨自負責剪票,用小旗指揮列車進站、出站,清掃車站內部以及其他瑣碎工作。老同事杉浦仙次造訪幌舞車站,想游說乙松在退休後,和他一起去渡假村工作,可是遭到乙松的拒絕,他深信不移地用生命陪伴著鐵路。由於堅守崗位,17年前夭折的女兒雪子和2年前去世的妻子靜枝(大竹忍飾)都只能孤獨地走向死亡,乙松強忍著心頭疼痛。一天,一個小女孩出現,之後又有個小女生來找丟失的娃娃,在寒夜裡,一個少女(廣末涼子飾)出現,乙松這才突然記起她是誰。
  本片高倉健獲2000年第23屆日本電影學院獎最佳男主角。
  《螢火蟲》(2001)
  ——電影根據竹山洋同名小說改編。二次大戰末期,日軍已成強弩之末,軍方為扭轉敗局不惜採用自殺式攻擊這樣的“奇謀”。鹿兒島的知覽,便是當年特工隊駐扎的最前線。無數風華正茂的青年駕駛戰機,獻出了寶貴生命,留給生者的卻是無盡的悲痛。
  前特工隊少尉山岡秀治(高倉健飾)於戰爭中生還,他與妻子知子(田中裕子飾)留在知覽以捕魚養殖為業,過著平淡幸福的生活。裕仁天皇駕崩,宣告昭和時代的結束,那些已被漸漸遺忘正沉睡在歷史中的特工隊員們又重新為世人提起。山岡當年的戰友藤枝(水橋貴己 飾)重游知覽,追逐著未完成的心愿;富屋食堂的女主人山本富子老太太(奈良岡朋子飾)送走一批批熱血男兒,如今心中百感交集;朝裔金山文隆(小澤徵悅 飾)葬身大海,數十年後,則由山岡將他的信物帶回故鄉釜山。
  戰爭讓鮮活的生命變得渺小而脆弱,但即便如此,他們也如螢火蟲一般放出微弱卻銘心的光芒……
  《千里走單騎》(2005)
  ——兩對父子,隔膜與疏離,溝通與理解,都在他們人生中上演著。兒子健一(中井貴一飾)病危,卻因與父子關係惡劣而拒絕與父親最後的溝通。父親高田(高倉健飾)卻為了完成兒子的意願,從日本趕往雲南拍攝李加民唱的儺戲《千里走單騎》。千里迢迢終於趕到雲南,高田艱難與當地居民溝通,得知李加民犯事入了獄。原來李加民也有著與他兒子的一段心酸往事,並因此被判了罪。高田千辛萬苦找到獄中的李加民,請求他唱戲。怎料李加民聽完高田與兒子的故事後,也想到了被自己拋棄的私生子,戲唱到一半,便泣不成聲。高田決定回去找他的兒子前來探獄,路上二人相互談心照顧,感情甚篤,然而兒子與李加民之間的感情冰層,卻怎麼也打不破。而正當李加民再次演唱的時候,高田接到電話,兒子已經含笑而死,並原諒了自己。
  ——《致親愛的你》(2012)
  在富山監獄擔任技術指導官員的倉島英二(高倉健飾)新近喪妻,妻子洋子(田中裕子飾)的音容笑貌和曼妙歌喉時時盤桓心頭,令他難以忘懷。這天他收到洋子生前寄來的繪信,叮囑丈夫將自己的骨灰撒在故鄉長崎薄香的海裡。抱持著心間種種疑問,倉島駕車踏上旅途。一路上他結識了自稱新近喪妻的國文教師(北野武飾)、開朗的車站便當推銷員田宮(草剪剛飾)及其沉默寡言的下屬南原(佐藤浩市 飾)、薄香當地經營餐館的母女(餘貴美子&綾瀨遙飾)、老漁夫大浦吾郎(大瀧秀治飾)及其孫子(山浦貴大飾),交織著與妻子相守時分的點點滴滴,倉島終於抵達旅途的終點……
  本片榮獲第36屆日本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獎(大瀧秀治)和最佳女配角獎(餘貴美子),該片也是大瀧先生的遺作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創作者介紹

gf22gfkjw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